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目偶的博客

诗园里的临工

 
 
 

日志

 
 

沉甸甸的故乡(摘选)  

2007-08-13 13:23:29|  分类: 新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学来信的下午

阳光晴暖得有些躁热的午后,收到了他
中专时的同学,一位地道农民的来信
他几经斟酌,用反复涂抹的文字向我
述说,种一茬西瓜的感受和经历

脚踏黄土、头顶烈日、披星戴月和汗流浃背
是这些日子的四个词,体现在数字上是
两亩半四个月一万五千斤六千元人民币

他说,当瓜达八成半熟,痛苦将背膀
压得很低 、很低
一肩是“三毛仔”的压级压价钻营
一肩是阴沉沉的头发欲白的鬼天气,连绵的雨季
催得瓜儿花炮一样纷纷炸裂,阴云罩扣的瓜棚
吱吱虫鸣,针一般
把紧绷的神经刺醒,他说

淌着的汗能漂白,钱上的铜绿
劳动收获的喜悦,完全不同于拜金主义
两亩半瓜地,维系着
父母的药方孩子的书包全家的生计

打开冰箱,嚼一口脆甜凉爽的瓜片
翻出浪迹民间写下的诗集
“不在乡间完整地走过春夏秋冬
就不知道季节的饱满”
这节我枕着入眠的句子
是那样词不达意和肤浅

注:“三毛仔”,指中间商。


●厶叔,我的小伙伴

厶叔,我的小伙伴
三十年过去了,还是那么糯
前脚刚架进老屋门槛,就拖着一长两短三根影子
快快地慢踱着来看我

还不快喊永哥!厶叔侧身
左右拉开粘在屁股后的尾巴
四只黑眼珠觑视怪物一样,怯怯地
看着我用果冻侵略小哥俩嘟嘟的红手,片刻,笑声
连同阳光一道铺满院落

厶叔倚着檐柱懒坐
跷起二郎腿,回敬我一支红梅,然后
在满口烟云中,琐碎地
吞吐老婆、孩子、结扎、新房、打工以及年猪
并以向孩子的扬手和一声喝斥,作为
每一章节的休止符,脸上垂涎着满足的
憨憨的笑,充满威严,一如当年父亲
喝斥我们

●老敏这个人

也是平凡之人,我们
一同长大,叫他叔
他的爹叫他仔,他的老婆叫他老公

与小弟同年,据说他
爱喝酒和吹牛的爹因为荷包不乖,老敏
当年没像样儿地读成什么书
背五年书包读到二年级,然后
背背包转入打工一年级。他爹讲,老敏

走的是一条,吹糠见米的快路
我中专毕业,老敏也从打工学校
毕业,数棍棍算数的他,现在
每年都带了几个学徒,五年前
掀掉了他爹,三十年来没变过的茅棚,三两年前
娶了老婆。前天

回家,老敏的爹守在村口,见人就说
八一年生的人,个个是好样的
敏现在是全家的抓钱手、顶梁柱
和敏一同打工的老强也一样,还有
我小弟春田,他在机关当秘书


                                   2004年6-11月  凌云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