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目偶的博客

诗园里的临工

 
 
 

日志

 
 

主任  

2007-08-13 00:08:59|  分类: 《纯角初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车间有三个主任,一正两副。这里所记的是正的那位。
  他岁约不惑,矮壮,稀疏而细致的头发胡乱地网在头顶上,走路时,目光也锐利而有力,极容易令人把他与蒲留仙笔下的“陆判官”联系在一起。他一甩手一迈步都给人一种奔忙的感觉,似有用不完的精力,加上一脸威严,仿佛用手指从背后轻轻一弹,就会铮铮作响。
  一套工作服从上到下都有机油的黑痕。据工人说,他是搞机修出身的,难怪哪儿设备有故障,他必定出现在哪儿。我在三楼的洗涤车间实习时,还从窗外看见他与几个工人一起蹲在一个瓦棚上摆弄着那个被电机振得铛铛乱响的消泡器排汽罩。
  二车间的设备已经很陈旧了,因而他的衣服一天也没有干净过。天气稍冷,就穿解放鞋,热,则换塑料凉鞋。有的工人穿西服上班,他比工人还工人。他的这种朴素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不论天怎么热,我都老老实实套上那件又大又长的劳动服。
  我见他穿过一次便装。那是下午4点下班之后,天气酷热,我用夹克裹了一身臭汗从东笋市场回来,他则上东笋市场去,在工厂住宅小区的小路上与他碰面。我看见他时,他正弯下腰绾裤管,两边都高高卷至膝下,本想再提高些的,但腿大裤筒小,怎么也拉不上去了,两袖也高高绾过肘。我忙打了个招呼,他郑重而匆忙地点了一下头。走过去很远了,还能听见他那双塑料凉鞋扇得土路“扑踏——扑踏——”的闷响。
  在车间实习三个周,我只见他笑了一次。也是下午,我正端着晚饭从食堂过来,他也刚走出备料工段。我依然抢先向他点头致意,他看看我手中用白纸盖着的铝盒,极和善地一咧嘴。看惯了他的威严,忽得一笑,令我有些手足无措。我把这作为谈资与抄纸工段的师傅们侃,班长许XX却不以为然:“其实他很好说话,脾气一点也不怪。”
  与他的谈话也只有一次,是在该车间实习的最后一天。平时在车间,每每见他发言,都是十指婆娑,在空中有力地抓抓舞舞,满口都是嘶哑的粤语,我一句也听不懂。插不上话,也就不敢冒冒失失地插话,唯有偶尔叫过身边手足无措的小师傅作翻译。
  既然在车间走过了三周,按照自己的计划,我该换生产线了。于是,便拿了“实习情况统计表”去找他给写个简评。我说明了来意后,他很和气地带我进办公室,叫入座。没想到,他这一随便,把我准备的几名“台词”全 “抹煞”了,竟然默了好一会儿。
  他拿着该表仔细地看了看,简单地问了下我的自然情况,说:“写评语,要详细的吗?”
  “主任您挺忙,三言两语就行。”
  “那不行,得全面些,”顿了顿,又说:“我现在还有点儿事,时间挺紧,车间的印章又是他人保管,这样吧,你叫钟XX给你写一下,好吗?就是那天(到二车间报到的2月22日)带你上车间的备料工段长。”
  没想到,关于这一第一印象,他还记得那么清楚,而我却早就忘了。我客套了两句,正欲抽身,他又问:“毕业后准备上哪儿?”
  惊得我一愣,这件酝酿日久的事竟给忘了,多亏他提起,忙说:“想来这儿做工,您们多关心关心,好吗?”
他很客气地笑笑:“如果找不到工作,你就来吧,只要总厂同意,我们肯定欢迎,”想了想,又说:“周XX书记不是你的老乡吗,叫他帮帮你。”
  然而有趣的是,直到离开车间,他姓什么我都还不知道。
  上一车间的时候,与校友盘XX谈起这件事,他才告诉我,他姓黄。


(1998年3月14日)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