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目偶的博客

诗园里的临工

 
 
 

日志

 
 

门卫  

2007-08-13 00:11:05|  分类: 《纯角初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正处在几个门卫中的平均年龄,因而年青又精明。
  来这里半个月,与他有了一点不算交往的交往。他每次上办公楼开路灯时,都要敲开门,简单地问候两句。次数多了来而不往,总觉得有点儿歉疚,因而,在他值班时,每周我也上去与他小坐一会儿。
  他的嘴总是像衔着一枚微酸的青杏一样微闭着,据其称,这是一次意外工伤的结果。
  记得刚来报到的时候,他是冷而酷的,仿佛一块闪着青蓝色光芒的北极坚冰。同所有的冰一样,他也是禁不起烟火熏烤的,华刚与之递了两支“阿诗玛”,脸色便开化多了。之后,他还几次仔细地打听过我的情况,连连夸说我来该厂一定是做管理干部的料,并用“青眼”打量着我。
  我不知道,这句话是用怎样的臆想调出来的,我只觉得,它的成份多样而复杂。作为一个中专生,我十分清楚,如果我处在这个社会群体当中该加什么样的砝码,甚至要实现一些简单的目标也得经过十年的奋斗。他却先知先觉地“恭维”我。
  在这一点上,华的确是个预言家,但是,这一切预言的结果又无不是和华两小时公关有关联的,因而,我又把这一切戏称为华的公关效应。
  他原先是在碱回收车间的,“工作很舒服,一点也不像做门卫这样无聊”。然而,他的“无聊”又是没有烟打发的,一是厂区内不准吸烟,二是纸厂现在处境困难,很多职工都戒了烟,他也是其中之一。
  这次,我上去与之闲坐,他就问我抽不抽烟。
  我只当是家常套话,便照实回答:不抽。
  他默了片刻,兀地起身,走进器材仓库,在大敞的窗前揭开一落满灰尘的红布,翻捡着几本曾经流行过的杂志,我极方便容易地看着他的全部动作过程。他从中拿出一封信,言是要给别人送去,将门锁只勾上,叫我临时给照看一下,就转身向房后绕去。约5分钟,他就摇着信回来了,称无此人,将其归于原处。
  他刚打开门,警报器就“的的的”地响了起来,他关了警报器,说:“门一振动它就响了……声音可以传得很远……很尖锐……特别,很容易就能听出来……”
  但是,不接通电源,它是不响的。
  这时,我才注意,值班室后面是一条长长的臭水沟,附近根本没有哪一户人家、哪一个车间于此往返仅需5分钟。他跟我开了个不了的也极危险的玩笑。幸亏我依然正襟危坐。接着,我才了悟,刚才他与我谈的家常话并不家常。
  他的表情不太自然。
  既然我的临时看管任务已完成,只好交岗告辞。


(1998年3月9日)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